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冬天来了

  • 分类:职工文苑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13 16:3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 没有苍茫的雪,没有刺骨的风,立冬一过,冬天一如既往地就这么安逸地来了。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冬天该是一个最低调的季节,飘逸晶莹的雪花远远没有夏雨那么张扬,雪落无声,它总是安静地飘落在寂静的夜晚和飘洒在无风的清晨或蹒跚地流浪在姗姗来迟的黄昏,此时只愿你我脱去尘世的外衣,慢慢沉寂在它柔情似水的世界里,用洁白而柔软的手指轻抚山河大地,拂去沉浮于时光里的疲惫、创伤和过往惆怅。 儿时,茶林的绿山头的红告诉我春来了,池塘边嬉戏的人儿告诉我夏来了,十月田野上的一片金黄告诉我秋来了,漫天飞舞的雪花告诉我冬来了。依旧坐在窗台边,初秋的朝阳冷冷的照射这座浑浊的城市,蓝天白云躲到高楼的后面。南飞的北雁也绕城而去,北雁南飞的情景不再见,但那份惆怅却依然在心头。雪落无情,人却有情,前方的路就在脚下。春天矫健的脚步会决然地超越冬天的沉稳的步伐,我们不得不承认生机勃勃的活力永远象征着未来。

冬天来了

【概要描述】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
没有苍茫的雪,没有刺骨的风,立冬一过,冬天一如既往地就这么安逸地来了。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冬天该是一个最低调的季节,飘逸晶莹的雪花远远没有夏雨那么张扬,雪落无声,它总是安静地飘落在寂静的夜晚和飘洒在无风的清晨或蹒跚地流浪在姗姗来迟的黄昏,此时只愿你我脱去尘世的外衣,慢慢沉寂在它柔情似水的世界里,用洁白而柔软的手指轻抚山河大地,拂去沉浮于时光里的疲惫、创伤和过往惆怅。
儿时,茶林的绿山头的红告诉我春来了,池塘边嬉戏的人儿告诉我夏来了,十月田野上的一片金黄告诉我秋来了,漫天飞舞的雪花告诉我冬来了。依旧坐在窗台边,初秋的朝阳冷冷的照射这座浑浊的城市,蓝天白云躲到高楼的后面。南飞的北雁也绕城而去,北雁南飞的情景不再见,但那份惆怅却依然在心头。雪落无情,人却有情,前方的路就在脚下。春天矫健的脚步会决然地超越冬天的沉稳的步伐,我们不得不承认生机勃勃的活力永远象征着未来。

  • 分类:职工文苑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13 16:38
  • 访问量:
详情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

没有苍茫的雪,没有刺骨的风,立冬一过,冬天一如既往地就这么安逸地来了。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冬天该是一个最低调的季节,飘逸晶莹的雪花远远没有夏雨那么张扬,雪落无声,它总是安静地飘落在寂静的夜晚和飘洒在无风的清晨或蹒跚地流浪在姗姗来迟的黄昏,此时只愿你我脱去尘世的外衣,慢慢沉寂在它柔情似水的世界里,用洁白而柔软的手指轻抚山河大地,拂去沉浮于时光里的疲惫、创伤和过往惆怅。
儿时,茶林的绿山头的红告诉我春来了,池塘边嬉戏的人儿告诉我夏来了,十月田野上的一片金黄告诉我秋来了,漫天飞舞的雪花告诉我冬来了。依旧坐在窗台边,初秋的朝阳冷冷的照射这座浑浊的城市,蓝天白云躲到高楼的后面。南飞的北雁也绕城而去,北雁南飞的情景不再见,但那份惆怅却依然在心头。雪落无情,人却有情,前方的路就在脚下。春天矫健的脚步会决然地超越冬天的沉稳的步伐,我们不得不承认生机勃勃的活力永远象征着未来。

                    

                                                                                      陈沙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Copyright © 2021 版权所有:贵州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      黔ICP备11001851号-1

Copyright © 2021 版权所有:贵州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贵阳